2000年5月15日
每月1日15日更新
食在中国
Asahi.com
野口 拓朗
  上了岁数,对饮食也执著起来。虽不到掰着指头数今后还有几顿饭可吃的地步,饮食确实成了每日的乐趣之一。

  说到“饮食”,中国当数第一。“四条腿的只有桌子不吃”,中国人对吃津津乐道。我在中国的那段时间里,有幸尝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美味。

  有一次在贵州省,我坐在行驶中的汽车里,突然发现了一家饭馆的门口,摆着一个光溜溜的动物。下车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被剥光了皮的狗。200多米长的马路两侧,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卖狗肉的小饭馆。这光景还是有生以来头一回看到。同行的贵州省政府的人微微一笑,告诉我说:“这可是本地的特产,吃狗肉既暖身又提劲儿。”

  在中国不论走到哪儿,都能看到写有“野味”的招牌。青蛙、蛇、狸子、鸽子等,关在笼子里,等待食客挑选。一次一位上海朋友招待我,就上了青蛙和蛇。青蛙肉像鸡肉一样松软可口,干炸的蛇肉,很像细长的脆饼干。我们家好像有那么一种容易上当受骗的遗传,儿子当时还是小学生,特别希望自己能跑的快些,同席的日本朋友就对他说:“你吃了这个,会跑快的”。儿子信以为真,大吃一通。也许是因为这一吃的缘故,学校开运动会,他居然堂堂地拿了个亚军。

  头一次吃蝎子是在山东省。蝎子是山东的特产,报上不时出现一些养蝎子发大财的“养蝎大王”的报道。蝎子也是炸着吃,吃起来就象脆饼干一样,淡淡的。有一次一家北京饭店的餐厅举行山东省商品展销,其中就有蝎子。本以为孩子们可能不会喜欢这东西,没想到却很受他们的欢迎。

  最近,直接从上海进口的上海大闸蟹在日本人气急升。尤其是爱喝两口的,望眼欲穿地盼着吃蟹季节的到来,鲜稠的蟹黄配上香热的绍兴酒,堪称一绝。吃上海大闸蟹的季节通常在10至12月之间。上海近郊的阳澄湖、洪泽湖、太湖等地是大闸蟹的产地。根据大小的不同,一只螃蟹要卖到50—100元,在宾馆吃,更是身价3、4倍。

  在上海工作期间,听到过这样一件事情:一位日本妇女在市场里买了螃蟹,看到螃蟹被绳子绑着很可怜,就把绳子割断放进了袋子里。第二天打算吃螃蟹时,打开袋子一看,袋子里唱了一出空城计。

  听人说,和不喜欢的人一起进餐,螃蟹为上选。掰开蟹腿取肉等很是麻烦,把劲儿都用在了吃上,可以不必多和对方废话。螃蟹属于凉性食物,吃多了会闹肚子。

  说到这儿,想起一个企业驻外人员的牢骚话来。一到秋天,他的客户和上司就一个接一个地来此地出差,不用说都是冲着螃蟹来的。每晚作陪,把胃都吃出毛病来了。

  去了中国,日本人很自然地要留恋生鱼片。在北京,可以从大连一带运来新鲜的鱼,到了南方就办不到了。我从作家陈舜臣先生那里听到过这样一件有趣的说法:中国以前也吃过生鱼片,因为发生食物中毒出了死人,就改成加热后食用了。在南方,有些海鲜馆儿把活鱼贝类放养在鱼缸里,让顾客自己挑选,但都是蒸着或煎着吃的。那时我想,“中国人真够仔细”,可是当我在东京看到大嚼生鱼片的中国人时,就不知该怎样理解才好了。

  食欲为人类三大欲望之一。单拿食文化来说,中国人可说是“欲壑难填”。我常常想,从人类学的意义上说,这真是一个难以穷尽的最有趣的民族。
野口 拓朗
(朝日新闻)

Return Top in Japanese
亲善食品
王 丽萍
  “新历年 旧历年”一文中,作者提到日本人按新历过旧历节的习惯。入乡随新俗不忘旧俗,我现在是日本的新历过,中国的旧历也过。结果,有些节就过两次。比如刚刚过去的日本“端午”。当日本人买回菖蒲,用来菖蒲浴时,我买了糯米、红小豆,加上国内带来的红枣、苇叶和马莲草,包了粽子。还从外面采了一把艾蒿放在了门口。其实按照中国旧历算,端午还早呢。

  每年包粽子,总是与朋友共享,每每得到好评。日本朋友尤其对其中的红枣,赞不绝口。这时,我总是问,日本从中国以及世界各地引进了很多食品,为什么没有红枣呢?答案自然是没有的。中医认为红枣有补气养血功效,东汉时代的张仲景《伤寒论》中,“桂枝汤”一方除了“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外,就是“大枣”。 在中国,吃枣补身体是常识。在北方,10月份,可以吃到清香脆甜的鲜枣,而红色的干枣一年四季都可以买到。商店里还有各种枣的加工食品。

  对饮食养生很讲究,崇尚自然食品的日本人没有吃枣的习惯总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每次从国内回来送给朋友们的礼物,不是枣的加工品就是山楂等类。渐渐地,周围的朋友们熟悉了枣,并且很喜欢。

  干什么爱钻牛角尖是我的毛病。按理,向朋友们介绍枣的功效,送给他们实物,已经可以了。可是,我居然想到种枣树上。一次,我在一家在大型园艺店,偶然发现了枣树苗。我想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对一位有农园的朋友,讲了红枣的养生与美食,并建议他种枣树。对我的异想天开,朋友竟欣然应允,答应买几棵来种。想象着六月枣花飘香,10月红枣挂满枝头的景象,不能不让人兴奋。   

  同红枣一样,我还向日本朋友“推销”瓜子:西瓜子,葵花籽,倭瓜子。在中国瓜子油是高质量食用油,对胆固醇有抑制作用,据说对皮肤还有美容作用。中国人家里过年过节自不必说,平日里也少不了它。商店里,自由市场上,没有卖瓜子的柜台和摊点,那简直不可想象。像日本卖的各种口味的炸土豆片一样,中国的瓜子流派也很多。据说最近日本年轻女性流行吃辣椒,为的是减肥,我想对她们说,吃瓜子吧,又好吃又美容,用瓜子代替甜食,不用担心发胖 。

  在日本,瓜子是专门用来喂鸟和松鼠之类宠物的,除了宠物店或宠物食品专柜买不到瓜子,不登大雅之堂。为了给瓜子正名,我经常用它招待常来家玩的日本朋友。久而久之,一些人竟能很熟练地扒瓜子,吃得津津有味。再后来,我就吃他们炒的瓜子了。一位叫小林的朋友对我说,一开始她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吃,大家笑话她是鸟、松鼠。没想到,时间一长,孩子们也跟着吃起来。平时和家长交流不多的孩子们,扒起瓜子来,话竟多起来。最后,她丈夫忍不住好奇,尝了几个。“嗯,味道不错嘛。鸟吃这么好吃的东西,也太奢侈了。”从此以后,丈夫也加入到吃瓜子的队伍来了。

  目前,在朋友的农园里,我种下的向日葵已经绿苗茁壮,生机勃勃,相信今年夏天一定会开放出金灿灿的花朵。朋友说,结了瓜子,鸟来吃怎么办?我说,没关系,鸟也有吃的权利。鸟吃一半,人吃一半。这才是人与自然应有的关系。

  我曾开玩笑地戏称自己是中国瓜子亲善大使,力促瓜子文化交流。野口先生在中国吃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亲身体验了“食在中国”。建议您也把日本的什么食品介绍给中国朋友吧。比如纳豆。请原谅,我不知道您是否喜欢,因为我知道像很多中国人讨厌臭豆腐一样,很多日本人不吃纳豆。但我特别喜欢纳豆。并且,在我的影响下,我的家人和我在中国的亲属,大家都是纳豆谜,就连弟弟刚满一岁的小女儿也是纳豆爱好者。


  人民日报网络版

  感谢网友的厚爱和支持,中日飞鸿的书信往来,至此暂告一个段落。

  人民日报和朝日新闻合作主持的“中日飞鸿”网上专栏,九个月的时间内,放飞了18对携书的大雁。36封书信架起了横跨一衣带水的鹊桥,从身边琐事到风土人情,你递我还,议论风生,为中日两国的友好交流,尽了一点绵薄之力。

  我们将珍惜两报网络版、两家报社的合作经验,总结第一阶段的合作成果,并在此基础上,推出新的合作栏目,介绍日本情况,让交流活动更上一层楼。

  敬请广大网友继续对我们进行批评指导,也请将您的建议和想法随时告诉我们。六月上旬,我们会在版面上公告栏目的开设时间并征求网友的意见,届时还请光临指教。
王 丽萍
(人民日报)

Return Top in Japa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