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到中文版
切换到日文版
Vol.5(2008年8月20日发行)
【专题报道】
奥运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

  万众瞩目的北京夏季奥运会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今年的奥运会除了充分地体现出东道主无微不至的关怀外,更给外界展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国新形象。这个形象里蕴涵了很多中国希望传达给世界的内容,比如进步、友善、开放、自信、渴望融入国际社会等。这些愿望通过一个又一个奥运符号传递给全世界的人。而全世界,也毫无疑问地给予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关注。据说本次来北京的外国记者有三万多人,而其中竟然有一万多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这不能不说是全人类,通过现代传媒技术对中国进行的一次全方位审视和观察。那么,中国在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同时,我们是否在开始反思,北京的奥运会除了为我们带来了城市在基础设施上的变化外,是否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吸收和学习呢?

  截止到写稿日,可以说本界奥运的三大悬念,已经或者几乎都有了答案。首先是奥运开幕式,这个开幕式蕴涵了太多想要表达的内容和太多的期望,五千年的文明如何在几个小时里展现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个艺术的巨大挑战。中国人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国家和文化的理解和对美的诠释。人数众多的团体操表演,气势磅礴的列阵方队,无不体现出东方或者说是中国文化中对于个人与集体的理解。但是我们的这种习以为常的表演形式,可能在某些外国朋友眼里却显的或许多少有些别扭。我就听一个外国朋友告诉我,觉得开幕式上成千上万人整齐划一的动作,感到的是一种略微可怕的力量,他到觉得,每个人都表达自己,表达自己的动作,反而会给人一种轻松和自由的感觉。当然,这些仅仅是一个人的一面之词,但是难道从这里我们不能看出东西方文化中的某些差异和认识的不同吗?其实,这里面没有对与错,高与下的分别,只有认识的不同与习惯的差异。

  另一个悬念是代表着中国速度的“翔飞人”的能否卫冕的悬念。毫无疑问,这个悬念已经在昨天的比赛现场化成了全体中国人的巨大失落感和遗憾。当注视着刘翔默默转身离开比赛场的刹那,全场爆发出了巨大的叹息声。的确刘翔的因伤退出是件让人遗憾的事情,但是这种遗憾到底应该控制在哪个限度之内,我们是不是给刘翔,或者说给金牌、给奥运赋予了太多体育本身之外的特殊含义了呢?中国的运动员所承担的压力,可是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因为在他们的肩上,被我们有形无形地加上了过大的责任和使命感。他们代表的是国家和人民,这四个字足以把整个运动员一瞬间推上荣誉的颠峰,同样一瞬间落入无颜以谢天下的巨大深渊之中。说到底,这是一种“金牌至上论”在发挥着作用,是体育竞技成绩过多与国家形象和国家面子挂钩的思维惯式。

  这也就是所谓的第三个悬念,就是金牌数量的悬念。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个悬念可能会在天时、地利、人和具全的情况下,给中国人一个巨大的惊喜。诚然,奥运赛场与国家竞争从来是分不开的,但是我们是不是把这一方面看得太重了,却相反对忽视了体育运动或者奥林匹克运动本来或具有的精神价值和文化内涵呢?重新摆正“体育”在国家和普通民众之间的关系,还体育以本来面目,把奥运以及今后类似的比赛变成一个欢乐的百姓狂欢场而不是国家荣誉和形象竞技场,是不是更能体现一个真正的大国所该有的气度呢?难道真的金牌数量第一就代表了我们已经怎么怎么样了吗?这些在中国体育代表团取得最多的金牌后,是不是应该值得我们全体中国人重新做以反思,重新思考一下体育在国家和普通百姓间的摆位问题。

  在这里,我们还想再提一下中国和外国在运动员培养、选拔、训练和比赛的不同模式上的区别。在中国运动员的培养、选拔以及训练已经形成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模式。这就是称为“国家体育”或者“举国体育”的选拔和培养模式。从体校、区队、市队、省队到国家队的全过程培养,换句话说运动员从小到大是被政府动用了国家资源“养”起来,封闭起来培养和训练的。运动员的唯一使命是夺金牌和取得成绩突破,几乎90%以上的时间都投入到训练之中。这是一种“专才”式的培养模式,同时也是一种金字塔式的人才选拔模式,进入国家队,直至最终站上奥林匹克的领奖台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但是能够真正站上领奖台,甚至是进入国家队仅仅是一个庞大分母数字上的凤毛麟角,从某种角度讲,这样的模式是无比强大的冠军制造机器,但是另一个角度对于众多的被淘汰者来说,这种模式或许多少有些残忍。相反在例如美国等西方国家,运动员的成长是多元和更加自由宽松的。当然,在这种模式基础上,还有一整套健全和运转良好的商业模式和激励制度。在国外,获得奥运奖牌的运动员无疑同样是被视为国民英雄的。但是可能我们不知道的是,国外的很多奥运冠军,甚至连平时的训练经费,都是要自己通过募捐、申请国家资助、申请企业赞助等形式自己筹集的。当然,国外还有一套健全的体育商业运营模式,比如俱乐部制和职业联赛制等。我们现在对于两种模式的优劣问题上还不能太早下结论,我们再不断地学习人家的优点的同时,君不见在本界奥运会后也有不少国家在开始抱怨和呼吁自己的政府向中国学习吗?但无论孰优孰劣,对于体育和国家、体育和国民以及体育运动本身所蕴涵的深刻意义的探讨,也许将伴随着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而不断进步和完善。

  奥运会带给中国的,的确不仅仅是一场体育盛会这么简单。在认真总结奥运经验和继承奥运精神的同时,开始某种程度的反思或者说是学习和改善,我觉得才是奥运带给中国人以及中国社会的最大财富。同样,世界对于奥运与中国的关系,也不仅仅是奥运会的成功与否这么简单。前不久日本野村证券金融研究所在一个采访中,明确地表示他们更多地关注的并不是奥运会本身,以及奥运会能给中国经济带来多大的影响。他们更关心的,是奥运会这个契机,为中国社会模式、中国人的思维模式以及中国整个的社会的进步带来了什么(见前期周刊野村视点专栏文章)。在这一方面难道不是我们在奥运之后的一段时间,在开完胜利和壮大的庆功会后,中国人应该认真思考和总结的一笔宝贵财富吗?

(李平霖)

发行形式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试刊期间每月发行两期,发行时间为每月5日、20日,以后将转为每周一期。本刊为从事中日间经贸工作的相关人士,渴望将自己的资源与国际接轨的中日政府领导人、投资者、企业家、实务工作者、研究者提供各类信息服务。
试刊期间,免费为您刊登中日两国间的有关投资引资、实业项目、招商政策、企业宣传和行业信息等方面的文章和项目信息。经筛选录用,会迅速将您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给中日间数以万计的订阅者。
E-mail:[email protected]


本刊稿件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归属人民日报社或由版权所有者授权人民日报社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
周刊制作
回到页面顶端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关于日本版 | 关于ORI国际产学研究 | 广告服务 | 信息调研服务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