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日本语版

Vol.8(2008年10月20日发行)

【评论分析】

论中国重大危机事件的应对与解决之道

ORI国际产学研究左:曾被网友称为“救火队长”的李毅中(来源:广州日报)右:感人的小学教师(来源:赣州网)

  2008年对中国来说是个多灾多难之年。雪灾、地震、水灾、群众群体事件、食品安全问题(包括之前的毒饺子问题、三鹿奶粉为代表的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等,让中国人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多灾多难”。多难固可兴邦,但多难之根本原因在哪里?如何应对以及找到其根本解决之道,这个问题似乎很大,但是其实也很简单,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这里不做学理上的探讨,而是说一些简单明了的“浅显之道”。

  很多的中国人可能要问,为什么我们会遭到这些“灾难”?当然,每一个个体的案例,既然已经成为“公共突发危机事件”,那么自然有其“偶然性”因素和“不可预知性”的因素,否则就不会叫“突发危机”了。但是偶然之中,难道就没有一些必然吗?既然我们在谈问题的应对和解决,就不能总把眼睛放在偶然上,要从必然中找到可以发力和做文章的地方,这才是解决之道。

  讲必然,就得讲讲趋势。可以说中国在进入21世纪8年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内部矛盾外部矛盾集中突发的特殊历史阶段。我国目前正处在一个突发公共危机事件的高发期,社会稳定已经面临着某种程度的考验。

  从自然角度考虑,我国一直是一个受自然灾害影响较大的国家。灾害的种类、频度、危害从历史来看一直都很多、很频繁、损失严重。几千年以来,中国人面对自然灾害,在进入新中国之前,其认识水平一直处在封建迷信成分居多,科学应对较少的层次上。我国受自然灾害影响的人口估计在2亿人左右,占整体国民数的1/7强,而且随着近年的城市化进程,人口集中度不断扩大,如果一旦在经济较发达地区发生重大自然灾害,则往往是灭顶之灾、举国之痛。我国有70%以上的大城市、半数以上的人口、75%以上的工农业生产值,分布在气象、海洋、洪水、地震等灾害严重的沿海及东部地区。

  从社会层面来看,新中国成立后取得了巨大的历史成就,十年文化大革命动乱结束,开始经济建设为中心到今天,中国在结束了文革十年“人祸”之后,开始了3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就如同一个刚刚从思维混乱的病情中苏醒的人,尚未来得及调养就开始了连续30年的以“百米冲刺”速度的飞奔,诚然效果显著,但是因为一味地以GDP为准的思维模式,造成了经济的高速发展,掩盖了很多本来应该更及早发现、及早预防、及早解决的问题。发展到现在,诸多问题因为掩盖在经济数字的光芒之下,有些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和处理,则有可能转变为某些社会重大矛盾,并在此基础上发生突发重大社会危机事件。

  第三方面是自然和人之间的问题,天灾固然难免,但人祸却是大遗憾。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的自然环境、自然资源、生态平衡付出了经济发展所必须要求的某些代价,但是,在必要的代价之上,我们遗憾地看到,同时也付出了因为粗旷、盲目性地发展、重复、浪费性的过度开发的而造成的不必要破坏。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很多建设的公共设施、基础设施,到了一个老化报废或者问题频发的阶段。这些都成为可能滋生出危机事件的潜在威胁因素。

  最后一个问题,是人的思想的问题。从个人的价值观到一个单位、一个企业、一个行政部门,在追求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忽视了一些问题,人的思想过于集中在经济两个字上,忽略了某些需要兼顾和平衡的问题。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想的,多是房子问题、待遇问题、升官问题等。年轻人都想当老板,是真的都想当老板吗?其实是都不想塌实认真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发挥自己本来应该发挥的社会功能。都去做老板的这种心态,其实是都想赚大钱,都想捞一把的心态。该做的不做,该管的不管,该履行职责的不履行,该认真细致做工作的,粗暴简单地解决问题。这个心态用在商品上,就是低质伪劣产品;用在企业上,就是黑心工厂黑心煤矿;用在某些行政管理上,就是激化人民内部矛盾,不顾广大农民和弱势群体的利益;用在部门上,就是小集团小集体利益高于一切,用在水坝上就是隐患,用在药品上就是医疗问题,用在食品上,就是食品安全问题,用在环境和教育上,就是百年大患!

  其实我国党和政府,早就看到了这个问题,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特别在非典问题后,党中央和国务院就非常及时提出了加快突发公共事件应急机制建设的重大课题。党的十六届三中、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建立健全社会预警体系,提高保障公共安全和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2003年5月7日,国务院第7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2005年,紧急状态法草案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当年立法计划。2005年1月26日,国务院第79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以及25件专项应急预案,80件部门应急预案。

  可以说,中国中央政府在一系列的重大突发事件面前的表现是合格甚至出色的。表现出了一个高效负责任的中央政府应该具有的品质和素质。乃至于各级政府和领导部门,都在积极响应和贯彻这一个方针,也是做出了巨大努力、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对于问题,我们要看到解决处理的一面,更应该看到防范和预防的一面,看到上层建筑的努力,也应该重视下层基础的效果,在做好积极应对的“救火队长”的角色同时,也要把更多的精力,更大的力度放到“小学老师”身上。那么什么才是所指的“小学老师”呢?

  在应对突发紧急事件中不光有中央政府的紧急动员和号召,也不光有某部门领导和地区负责人的引咎辞职或戴罪立功。我们可以通过认真分析知道,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基层工作人员,包括政府和非政府社会工作者的大量细致而周到的工作。这个工作者我们抽象地暂时称为“小学老师”。

  如果一个小学的老师,能够完成对孩子的应急教育和及时疏导,如果一个食品厂的检测员和部门经理,能够完成对一个原材料和成品的认真检测和严格把关,如果某一个卫生基层点和卫生单位的基层领导,能够及时准确地完成一个病毒,一个传染病例的通报和隔离,如果一个工厂矿山的安全管理人员,能够及时发现并排除一个安全隐患。那么诸多的“小学老师”行动起来了,“救火队长”的工作可能就会相应地减轻和更加合理安排了。其实所谓的“应急预案”往简单里说就是“想在前面”,那么“想在前面”完成后,需要各级政府部门和各级领导们做的就是“做在前面”,都做在前面了,都做好“小学老师”了,也就不需要“救火队长”了。这个方面的工作,立法是不够的,必须要通过教育。号召是不够的,必须要层层落实,中间层不但要落实,一定要真的到小学里,到居民社区里,到工棚和企业的化验室里,看看落实了没有。这个道理如“烹小鲜”,但大饭店能把小鲜烹好了,才说明大饭店的管理水平足够高、足够好。政府高层、部门领导有的时候其实很无辜,专家学者、高科技装备,有的时候很无能,只有小学老师和街道主任,只有基层民警和城管队员,只有质量监督员和基层工作者才能发挥作用,要担责任担风险,真的问题其实就出在“烹小鲜”上。如果“小学老师”都动起来,敢提意见,能发现问题,通报问题,小领导能重视问题,解决问题的话,“救火队长”也就轻松自在了。

  当然,首先要做的,就是群众发现的问题,能够讲出来,领导能听到,能够被重视,“小学老师”的话,“校长”能够认真对待,“小学老师”该做的工作,一心一意去做了,克尽职守,问题也就好解决了。

发行形式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试刊期间每月发行两期,发行时间为每月5日、20日。本刊为从事中日间经贸工作的相关人士,渴望将自己的资源与国际接轨的中日政府领导人、投资者、企业家、实务工作者、研究者提供各类信息服务。

  试刊期间,免费为您刊登中日两国间的有关投资引资、实业项目、招商政策、企业宣传和行业信息等方面的文章和项目信息。经筛选录用,会迅速将您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给中日间数以万计的订阅者。

  E-mail:[email protected] / tel:86-10-65574990 / fax:86-10-65579038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关于日本版 | 关于ORI国际产学研究 | 广告服务 | 信息调研服务 | 意见反馈

  ◎本刊稿件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归属人民日报社或由版权所有者授权人民日报社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