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日本语版

Vol.11(2008年12月05日发行)

【评论分析】

从中医理论谬议中国经济四万亿治病之方

折敷瀬興折敷瀬興

一桥大学名誉教授、顾问
中日语言学权威,《日中岩波词典》编纂人。
折先生与包括吕叔湘先生在内的几代中国语言学专家学者,一直保持非常友好的关系。同时,折先生在为日中友好交流的事业中,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特别在社会学术领域,包括天津南开大学在内的,全中国近30所大学与一桥大学的友好姊妹关系,皆与折敷濑兴先生的促进和关照有深刻的关系。现在折敷濑兴先生,仍旧与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合作和友好关系。

李平霖

ORI特约评论员 经济研究员

折敷濑兴 李平霖

  纵观中国宏观经济发展,从近20年来的发展来看,整体发展是基本健康快速的。直到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的整个经济体,如果说有问题的话,出现所谓过快和过热的现象,套用中国特有的中医理论,中国的经济应属“阴虚火旺”之症。阴虚火旺是指:阴虚则不能制阳,致使阳相对亢盛发展而成阴虚火旺症。换句好懂的话说,就是阴阳不能平衡,阴阳失衡所致。所谓阴阳不能平衡,也就是造成机体不能和谐的一个根本因素。经济的过快发展,房地产投资过热,盲目重复而不顾及质量和平衡的过度投资建设,对自然资源和环境的破坏,以及相关配套领域,例如金融配套服务,政府公共服务,整体经济监管体制,以及建设公开公正透明的法律和社会经济环境等一系列的软性事业,跟不上急速发展的“经济数字”,基本来说就是中国整体经济的一个核心病源机理所在。

  那么,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实体经济的下滑,以及整体经济的减速的问题是怎么来的呢?还是套用中医理论,那就是内虚火旺,却外感风寒。内虚火旺,体现的是我们的内部经济虚火燥热不和谐,外感风寒说的是遇到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受此影响,原本中国的经济就是过度依靠国外市场,换句话说是过度依靠出口的不平衡格局首先受到冲击。接着,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相继破灭,股市的虚火急速破灭,房地产岌岌可危。如果说,过去快速发展阶段中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过热,就是由于国内金融投资体系和生产领域的资源和资金配置机能不完善和不平衡造成的话,更多的有钱人和企业家,宁可拿钱去炒楼和炒股,也不愿意踏实下来搞生产这个基本微循环决定的话,那么在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的股市快速下滑,楼市岌岌可危,实体经济中弱势部分的屋漏又逢连夜雨的溃退,也就容易理解和解释了。

  阴虚火旺之症在中医里的治疗,一般都采取固本培元,适度平补,兼以疏泄以调和阴阳的方法。由于病根在于失衡,因此让其平衡和谐是为第一要旨,但由于外感风寒,为防止更大的失衡和混乱,因此先固本,再调和才是解决之道,固与调,必须并重,而且某些方面,调的力度要大于固才好。所谓阴虚火旺,而不是气血两亏,是要辩证施治的,阴虚之症,即便偶遇风寒,由于其体内阳气亢奋,虽有虚相,也不必过于大补。也就是说,虽然在短时期内,会出现一些看似非常虚弱的现象,但是不需要急速地进行大补,更不宜下虎狼之药。如用药过度,或者不做及时调整,其进一步发展,将来阴愈虚则火更旺,火更旺则阴更伤,形成恶性循环,病情日益加重,往往导致肾阴、肾精耗竭,甚至出现阴竭阳越的危象。

  讲了这么多,我们反过来看一看政府四万亿救市政策的出台。该不该救,该救。如何救?值得探讨。四万亿政策的出台,其特色不过四个字,快,重,准,实。看得出,这四个字的提出,是反映了施政者的基本思路的。快,是说动作迅速果断,要抓住时机不可让形势进一步恶化;重,是说下大力度,出大手笔,力图一剂见效;准,是讲希望通过这一方略,以投资拉动消费,以消费促动经济发展;实,则体现在把钱花在看得见摸的着的地方,为今后的继续发展,铺好铁路,拉好电网,搭好硬件平台。

  这个大力度的措施,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的确是首选和必然之举。因为世界各国大的趋势下,联合行动挽救全球经济,中国作为其中的一分子,理应率先而为并且做出榜样,同时也对国内的经济现状,所谓GDP数字的减缓和部分经济领域及地区的减弱下滑,作出一个快速反应。但是,既然是谬议,或者说是杞人忧天之想,我们能不能从中医的理论来更加慎重或者辩证地重新审视一下这个问题,提一些幼稚或者多余的思考以供探讨呢?

  首先讲,中国的历史发展变化,始终有一个趋势或者说固有的变化模式。那就是,进两步退一步,或者进一步退半步。而且就其变化本身特性来说,也有一个自然变化和人为变化之分。所谓自然变化,就是任何一个系统,当然包括经济体和社会体系,在它的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由于其内部的结构矛盾,以及其他各类内外部矛盾综合决定的发展周期和规律。有急有缓,有高有低。人为变化,就是刻意或者主动的,施加到这个自然变化上的一个改变因素。但是,以往历史的经验教训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任何人为的变化,一定要在顺应自然变化的条件下,多起调剂和调节作用,少作大鸣大放或者提拉扭转的过度干扰。为什么呢?因为一旦干扰过度,就会出现两个忧患因素,一个是这个人为变化的力量,和这股自然变化的力量,到底比重有多大,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很多看似已经很大的人力,施加于自然,可能看似不大的自然之力,比将起来却是人定远不能胜天的。还一个忧患,就是人为之力,固然短时间内超过自然之力,发生明显扭转。但是,这个人为之力,是否改变了原有的那个产生自然变化的结构矛盾,还是一时扭转,慢慢地由于其内部矛盾没有根本得到解决,再次扭转回自然变化的趋势,甚至较之以往更加恶化?这就值得认真思考和审视了。

  讲完大道理,再看微循环。我们就试着探讨一下,四万亿救命方剂的几种可能发生问题的方面。当然,我们讲的多是可能出现的负面影响,正面的影响因为多有论述,这里就略过不提了,这里的意见,是增益而非反对之,这个前提是需提前言明的。

  说到微循环,其实是一个方剂或者一个政策,在其投放之初的初衷,经过非常复杂的机体和系统后,由于其中的多种因素干扰,而最终在细微层面上产生的实际客观的效果。很多时候,上面想的很好,模型理论也很完美,整体设计非常合理,但是拿到客观实际中,由于其过多的变量因素的影响,甚至很多想象不到的因素的影响,会产生效果的偏差甚至是与初衷完全相反的最终效果。首先,我们来说四万亿的投资,在“快”这个方面,可能会出现的,欲速则不达,甚至要快却最终返而慢的可能情况。

  所谓快,无外乎要求各地方政府和各级单位,及时快速地把药喝下去,把针打下去,让这四万亿或者至少12月份的一千亿,及早进入机体发挥效应。但是,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可能发展出的负面现象,那就是为快而“快”。什么是为快而“快”呢?就是所谓的盲目上马和匆忙立项。在计划审批乃至执行阶段各个环节的一味求快,短期来看的确是快速地把钱消化进机体内了,但是盲目上马的工程,在整个施工环节上,会出多少问题?由于求快,而造成的成本扩大,也就是拿金钱换时间,是否合理。还有就是包括环境和资源问题,重复建设和盲目建设问题,乃至由此衍生的贪腐问题,能不能也同样在短时间内得到妥善解决,就成为一个悬念。现在是建的快了,但是将来拆起来可能就慢了,短期的效果出来了,将来出现的长期效果可能就变化了。这些问题,是否考虑周全了,是比较让人担心的问题。

  接着再说重,这个重,体现在力度上。4万亿的投资,这个钱的确天文数字,非同小可。但是这4万亿的重资,砸下去以后,到底能砸出什么样的浪花,就值得我们静静等待了。略谬论之,比如在房地产市场上,四万亿的一部分,将用在廉租房建设上。这个初衷是非常好的,增加廉租房建设,惠民于实际方面。但是同时可别忽视这个政策,可以给现在的房地产经济,来个釜底抽薪的作用。这里有个微观的问题,那就是这个惠民政策,到底能让多少真实需要住房的人得到真正的实惠?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有另外的一个微观问题了,户籍政策还有我们流动的大量涌入城市的廉价劳动力们。其实在城市里,急需改善住房条件的,也许并非一个城市里的原有居民,而是更多的随中国城市化而涌入城市的大量新移民或者称为到城市出卖脑体劳动力的劳动者,才是这个需求的主体。我们现在主要买不起城市住房,最需要解决住房问题的其实是这样的人,往往因为没有当地的户口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而实际享受不到等同当地市民的福利惠民政策。比如廉租房和两限房,没有北京户口的北漂哪里能买北京的两限房呢?医疗等领域同样如此。再说,这个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冲击。很多的中国消费者骂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但是其实他们骂错了,的确无良开发商的一些错误举动容易把中国的房地产商人绑到耻辱柱上。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个现象背后的核心推动力,实际是中国的土地出让法规和政策以及整个交易模式的问题。房地产商在其中起的作用,其实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高价找政府买(租)土地,盖了房子倒手卖给老百姓,然后再贷款租地盖房。由于其间没有形成公平的交易环境,官商勾结,造成了很多畸形问题。但是,中国的房地产业,对中国的GDP数字是有巨大贡献的这一事实不容否认,同时中国房地产业,将来是向着健康良性方向走,还是向着政府直接当最大的老板这个方向走,我们值得探讨。实际现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很明确地被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国家保障体系,另一个部分是发展商开发体系。前一体系的得势而昌,伴随而来的就是后一体系,从融资到成本,从市场到服务的全系列弱化和退化。可以说这4万亿的政策,对中国的民间房地产市场,是绝对的雪上加霜,严冬即将到来。如果整个房地产市场的自主调节功能受到重大干扰的话,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政府盖完了大楼,这些楼盘就游离于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场外,然后从分配到服务,乃至管理和后期维护都会形成巨大的政府行政成本。另一方面,中国的整个房地产产业,面临比现在更加严峻的恶化形势。

  说完重,我们再谈谈准。那就是这四万亿的投资,到底能起到多大的拉动消费的作用?这个问题,就需要我们设想一下,在实际的运转层面,除了我们已经想到的良性作用外,会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举个例子,那就是这四万亿的实际最直接受益者,我们看看会是谁?可以讲,其直接受益者将是具有政府背景,至少具有能在同一层面参与游戏的实力企业,实权企业和关系企业。中国官大民小的情况,将会进一步加剧,政府的权力会越来越大,民间市场和民间企业的生存将会越来越困难。为什么呢?马太效应在起作用,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但是,中国的强者,不是通过公平市场竞争历练出来的真强者,而是有政府关系和背景的“关系”强大者。如果真的经济危机来临,大家都倒霉的话,其实就如同自然界里的优胜劣汰法则一样,天塌了大家一起扛。所谓经济危机实际上是一个优胜劣汰的经济体自我调节过程。但是,正是由于此四万亿的救济,将会产生一个更加倾斜的局面,那就是那些有政府关系的企业,获得更大的发展,而“挤出”更多的中小企业和民间企业。如果分配合理,强者更强,如果不合理,或者多是暗箱操作和关系运作,那么强者让位于关系,强的没法更强,弱者不但没机会强,反而注定早亡,而有关系的,不用太强,不必提高整体服务质量,巩固关系即可。这是相关产业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在实际的雇佣和分配上,就会出现。本来国企和肥水企业的人员,更多参与分配,而大量的被中小和民营企业雇佣的员工,更加大量的失业和贫困。而且,整个中国农民阶层,到底能得到多大的一个实惠,现在看来似乎还很难说,占最大基数的农民,其实现在不仅仅是中国的农业劳动者,同时也是中国持续的廉价劳动力提供者,和将来可能随城市化发展,促进消费的潜在消费者。但是正是这些真正是政府期望今后促进消费里面的“潜在消费者”们,能从这个四万亿的红包里分到多少红利,或者说通过层层结构分流后,根本不能得到实惠,反而更加由于不平衡的经济分配制度而越来越贫困,这个现象,将是非常严重的一个后果,现在写起来都有些胆战心惊,但愿不会成为现实!而中国真正的经济核心,到底是向着市场走,还是向着强者不能真强,甚至于沾官者强,沾民者弱的局面,其实是一个必须认真面对的重大问题。

  再说这个实的问题。中国的四万亿,和美国的七千亿(美元)的差别。有一篇国内的报道,总结为中国的务实,美国的务虚。中国的务实,他的论据是,中国都花费在了看得见摸得着的铁路交通硬件建设上,而美国都是用在购买濒临倒闭的金融企业,挽救金融系统上。这个论点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而且,从现阶段我国经济实际出发,大手笔的投资交通设施,的确是一个放眼未来的长远和有力之举,早晚得做,不得不做,干脆早做。不管如何,我们的钱花在看的见,摸的着的地方了,铁路铺在那里,公路盖在那里,楼房建在那里,是实打实的。这个决策毫无问题。但是我们也不能小看,美国的救援政策和其着眼点。为什么呢?他在挽救他的体系,挽救一个系统,换句话说挽救他的游戏规则和模式。这个游戏规则和模式,直接关系了它今后整个经济体的融资和资源配置,这个系统挽救并且完善了,对美国而言同样是百年大计。因为他当然还是希望世界跟着他的游戏规则转。

  关于实和虚的讨论,因为中美两国的不同发展阶段和国情,实际的可比性并不大。相反,我们到是可以略做探讨,那就是中国的这四万亿,能不能有一部分,用在改善我们的整体软环境上。也就是说,改善我们的游戏规则和游戏模式上呢?中国的不断前进的国民经济发展,生产力对于突破固有模式和旧有陈旧体制的需要,经济发展和政治体制深化改革之间的矛盾,也许目前可能还不是我们的主要矛盾,但是深化改革,从经济到政治,从表面到深入,从不平衡到平衡,从失衡到和谐发展难道不是我们始终坚持,并且一贯而趋之的目标吗?经济危机,并不可怕。天塌了世界各国一起扛,也许正是一个优胜劣汰,重新洗牌的好机会。GDP下来也不可怕,数字大家都在少,我们降下来也不是天塌地陷的事情。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个四万亿此时抛出的完全及时正确,但是在“强心针”打下去后,在一些领域的持续有效的微调,对一些可能发生问题的及时准确的预判,合理的分配,公开透明的监督,以及种种相应的调整,不能因一剂而废,不能只想着强性针而忘了固本培元。反而,倒更应该把这四万亿,从强心针的思路,转变为药引子的思路,持续深化改革,持续优胜劣汰,持续培养合理公正、公平而有效的资源和分配调节机制,才是有中国特色的治疗手段。望三思之,而慎行。

ORI国际产学研究提供 作者邮件:[email protected]

发行形式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试刊期间每月发行两期,发行时间为每月5日、20日。本刊为从事中日间经贸工作的相关人士,渴望将自己的资源与国际接轨的中日政府领导人、投资者、企业家、实务工作者、研究者提供各类信息服务。

  试刊期间,免费为您刊登中日两国间的有关投资引资、实业项目、招商政策、企业宣传和行业信息等方面的文章和项目信息。经筛选录用,会迅速将您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给中日间数以万计的订阅者。

  E-mail:[email protected] / tel:86-10-65574990 / fax:86-10-65579038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关于日本版 | 关于ORI国际产学研究 | 广告服务 | 信息调研服务 | 意见反馈

  ◎本刊稿件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归属人民日报社或由版权所有者授权人民日报社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