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日本语版

Vol.12(2008年12月20日发行)

【专题报道】

第8次中日产学论坛——全球化发展平衡问题与中国对外调整

  12日下午,由人民网与日本一桥大学共同举办的中日产学论坛第8期活动━━“全球化发展平衡问题与中国的对外调整”研讨会在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的专家学者围绕世界金融危机对亚洲包括中国和日本的影响、中日两国的金融合作与亚洲金融合作前景及必要性、亚洲金融安全和中国金融发展等方面问题进行了演讲和交流。

  以下是日本一桥大学商学研究科教授小川英治在本次研讨会上的主题演讲。

  小川英治:我来自日本一桥大学,我叫小川,请各位多多关照。我演讲的主题是全球失衡与中国的对外调整。

  这个主题是我和一桥大学(北京事务所)的杉森所长进行商量时确定的,我们确定这个题目的时候是今年春季,当时商量,我们尤其应该把重点放在全球失衡方面。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大家也都知道,在春节之后,金融危机、“金融海啸”席卷全球,我现在认为我们应该对金融危机部分更多地进行探讨。

  首先,我们应该界定一下什么叫做全球失衡。何谓全球失衡呢?它是指世界性的收支不均衡。为什么说是世界性呢?首先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美国的金融收支赤字。与赤字相对,包括日本和亚洲的一些其他国家在内,他们的经常性收支盈余不断扩大,是与美国的贸易赤字相对应的。此外,产油国的经常收支盈余也处在不断上升的状况。可以说,这些是我们探讨全球失衡这样一个问题的重大背景。

  从美国、日本、东亚的经常收支不均衡情况统计表中可见。不同的国家、地区,他们的GDP占比在图中也有所显示。美国在近年来越来越降低。日本、除了日本之外的亚洲以及包括日本的亚洲,都在不断上升,当然中国也包括在其中。谈到盈余,中国的盈余扩大得是最为显著的。

  下面再探讨不均衡的问题,这既是美国的问题,也是日本、中国,包括亚洲的问题,今天以美国为例进行探讨。对于美国来说是经常收支的赤字问题,主要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或者说,“主犯”到底是谁呢?随着时代的变化,原因也是不同的。

  经常收支的赤字是以哪个部门为主产生的呢?国家的部门简单地说可以分为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民间部门)。民间部门是赤字的话,赤字也会显现出来,反过来也是如此。民间部门和政府部门相比较,在90年代后半期,民间的赤字不断上升,尤其是随着IT潮的发展而不断上升,IT泡沫在2000、2001年破灭。随着泡沫的破灭,赤字也在发生变化。与此同时,政府的赤字也在不断上升,进入2000年以后,美国政府部门的赤字也在上升。所以,美国开始推出低利率政策及其他的经济政策。之后,这些政策又带来了新的危机,也就是新一轮的住房投资带来了现在的次贷危机,之后又产生了其他的问题。也就是说,随着住宅泡沫的瓦解,赤字在不断上升。随着这样一个时代的潮流,美国的赤字在不断上升。可以说,美国的经常性赤字已经达到了GDP的7%,还在不断上升。90年代后半期,美国的主要赤字来源于IT泡沫当中的设备投资,但是之后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变成了政府主导的住宅投资等等,这些成为了赤字的主要来源。住宅投资最后成为泡沫,变成次贷问题,引发“金融海啸”。

  刚才我也谈到,应该进一步谈谈“金融海啸”的问题,其实这与美国的经常性赤字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

  为了解决经常收支赤字,可以说有很多手段可以采取。接下来我还要谈很多基准指标,比如,如果美国不降低财政赤字,中日也不进行相关调整,如果光靠汇率进行调整,汇率会发生什么变化呢?日本在东亚,为了进一步调整自己的盈余应该做什么呢?对自己的汇率应该进行什么样的调整呢?接下来我会进行更详细的解释。

  经常收支的盈余占日本GDP的4%左右,如果占2%要怎么办?在亚洲是占3%,如果要降到1%,我们要做什么呢?光把日本的对外盈余降低下来,减低不均衡,应该怎么算呢?用一句话来说,日本必须使日元升值20%。亚洲要想做到的话,要怎么做呢?亚洲需要整体使货币升值15%。中国应该怎么做呢?我们也曾经作过分析,我们现在觉得,中、日,包括亚洲其他国家,我们应该携手进行汇率调整,如果大家一起做的话,也是要进行很大的升值,不管看哪个数据,至少要升值15%以上。为什么不光是靠日本或靠中国,而是要亚洲一起来进行汇率的调整呢?现在生产网络可以说横贯亚洲,比如北京郊外,有现代汽车厂,尽管是韩国的车厂,但员工是中国人,它的零件有一部分是韩国的,但包括底盘等其他部分,也有一些是从日本和亚洲其他地区进口的。所有的这些零件,现在都集中在北京郊外的工厂里进行生产,也就是说,人员、物资和资金超越国际在自由流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何进行失衡的调整呢?这需要相关主体的共同努力才能真正解决。

  在这样一种全球失衡的情况下,发端于美国的“金融海啸”爆发了。首先是去年夏天,美国次贷断供现象开始大规模泛滥。进入第二阶段之后,以次贷的房贷为担保的住宅担保证券又称为RMBS,以及以RMBS为担保的CDO开始出现无法履行。这样的现象在美国、在欧洲都开始不断泛滥。进入到第三阶段之后,可以说不光美国,危机已经把欧洲卷进去了。由于这一问题进一步发展,导致美欧的实体经济受到了影响。而在实体经济受到金融经济的严重影响之后,终于迎来了第四阶段,也就是包括亚洲在内的世界经济开始受到了重大的波及。今年9月,雷曼兄弟公司破产,这就标志着第三和第四阶段。昨天中国发表了进出口在下降的数据,也是受到了这方面的影响。在这样一种形势下,作为指标,如果我们不改变经常性赤字,如果我们光调整汇率的话,我们应该如何调整呢?日本如果光调日元的话,必须下调20%,亚洲则必须降低16%左右。在这里我们必须设计几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硬着陆方案,我们承认现在的金融危机的状况,美国的财政赤字不变,把这作为美国自己的问题加以处理。就会造成硬着陆。第二是软着陆,美国的住宅投资消费和设备投资会缩小,美元贬值幅度会缩小。第三是灾难性方案,发端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导致美元信用大幅度降低,使美元暴跌。但是现在带来的问题不是美元,而是欧元的暴跌,现在已经从危机型的脚本转向了最现实的脚本,短期内维持美元的稳定,但是长期来讲,美国有可能迎来硬着陆。

  接下来谈亚洲风波的问题。

  首先要谈一下亚洲货币单位的问题。

  亚洲货币单位对于欧元、美元或以两者为基准的一揽子货币是如何变化的?从长期角度来说,对美元和欧元是上升趋势。但是从2008年4月以后,亚洲货币对于美元来说是贬值的。对欧元又如何呢?以前一直在上涨,但随着今年9月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欧元开始暴跌。为什么在欧洲会出现欧元暴跌呢?首先是新的息差的问题,也就是说银行间借贷的利息出现了问题,我们一般称之为信贷息差。9月份以后,信贷息差数值变得非常大。以前大家用美元来借,如果用美元或欧元来借款,它的利率会是非常高的,以前在2%左右,现在又加了5%、6%,导致在银行间借款的成本特别高。资产负债表情况不太良好的金融机构在这个市场中变得越来越难以筹措足够的资金,出现了这样的信用危机。

  在这样一种趋势下,美元逐渐走稳并回升,亚洲货币逐渐微跌。在亚洲货币中,不同的货币有不同的反应,我再进一步分析一下。

  暴跌的货币,比如韩元,韩元在2005—2007年对亚洲货币普遍升值20%以上,但是在这一年中,尤其是随着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韩元在硬幅暴跌,从上升20%,到下跌50%左右。与此相对,也有一些亚洲货币在升值,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人民币和日元。在雷曼兄弟公司破产之后,日元飞速飙升,有可能会突破90日元,进入80日元的时代。可以看出,在亚洲,不同的货币呈现出不同的情况,有的在飙升,有的在暴跌。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把“金融海啸”对亚洲的影响降至最低呢?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呢?中国又应该进行什么样的对外调整呢?接下来我将分析这两个问题。

  正像欧元暴跌所显示的那样,如果没有很好的美元资产的国家,他们本国的货币也会下跌,韩国就是这样。也就是说,为了互相进行美元互借的框架就变得越来越需要。以前我们有清迈倡议,首先基于这个倡议进行很好的货币互换是第一步,但它的总额是830亿美元,而且其中80%是与IBF相关的。如果没有IBF(国际货币基金)的介入,亚洲国家只能借用20%左右,这是非常低的。基于这一点,我们必须想出新的办法。还有,亚洲是世界经济的引擎,对此美国和欧洲的认识变得越来越清晰。短期来讲,我们必须推出财政刺激政策,长期来讲,我们必须把自己的经济发展模式从外需依存型转为内需依存型。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亚洲应该从以美元为基轴的货币体制中解脱出来,这点非常重要,比如欧洲的货币体制是欧元,欧洲人当然也和美国人、也和亚洲人做交易,在这个时候,也会需要美元。尽管他们也需要美元,但是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欧洲的这些银行也无法筹足足够的美元,这就导致欧元随之暴跌。基于这样的情况,我们在考虑亚洲问题的时候,在清算的时候,亚洲货币几乎都无法使用,大多数情况下都在使用美元。在亚洲,我们使用美元,而且我们亚洲不光是和美国,在和亚洲、和欧洲的伙伴交易的时候我们也使用美元。如果这样的危机真正波及到亚洲,我相信会发生比有欧元作后盾的欧洲更为严重的问题。所以至少说,在我们亚洲应该尽早摆脱仅以美元为基轴的通货体制,这非常重要。

  最后谈一下中国的对外调整问题。我想提几点建议:

  第一,国际政策协调及地区性政策协调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地区性政策协调的过程中,中国的作用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在今天、明天,中日韩首脑会议将召开,基于货币互换协议今后应该如何做,相信会作进一步的探讨,对框架进行进一步的决定。现在韩国的情况非常不好,日本对韩应该把现在的规模,也就是把130亿美元扩大到300亿美元,相信从130亿提高到300亿的发表,将会在明天和后天在日本福冈召开的中日韩首脑会议中提出,相信这个互换额度会不断提升。相信中方对此也会作出回应。在这样的过程中,三方峰会的讨论变得至关重要,今后包括日本和中国在内,三国之间的政策协调变得越来越重要。

  汇率的调整也是至关重要的,最近人民币开始走软,从长期角度来看,中国是否会进一步使人民币贬值呢?在亚洲,日中两国的货币可以说已经变得非常高,在经济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恐怕今后也将面临不断提升的压力。中国在2005年7月21日进行了人民币改变,中国对世界承诺采用参照一揽子货币的汇率浮动政策。而事实上还不是参照一揽子货币。今后不能不光是盯住美元,包括日元在内的亚洲货币,应该加强一揽子货币的应用,包括日本、中国,今后应该进一步加强持续投资的平衡,作为手段,可以采取很多方法,比如在中国已经发表了4万亿的扩大内需政策,这就是财政扩大政策,还有提高最低工资的政策,通过提高最低工资,可以进一步刺激消费。

  以上就是我讲的主要内容,谢谢各位。

发行形式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试刊期间每月发行两期,发行时间为每月5日、20日。本刊为从事中日间经贸工作的相关人士,渴望将自己的资源与国际接轨的中日政府领导人、投资者、企业家、实务工作者、研究者提供各类信息服务。

试刊期间,免费为您刊登中日两国间的有关投资引资、实业项目、招商政策、企业宣传和行业信息等方面的文章和项目信息。经筛选录用,会迅速将您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给中日间数以万计的订阅者。

E-mail:[email protected] / tel:86-10-65574990 / fax:86-10-65579038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关于日本版 | 关于ORI国际产学研究 | 广告服务 | 信息调研服务 | 意见反馈

◎本刊稿件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归属人民日报社或由版权所有者授权人民日报社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