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日本语版

Vol.17(2009年03月5日发行)

【专题报道】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日本经济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撰稿人

ORI国际产学研究 李平霖

  日本国家现在怎么样了,日本经济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就日本目前的情况,政治低能和政客丑角化,造成了普通民众对于现有自民党政权的极大不满。日本《每日新闻》不久前的一份调查显示,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的支持率已经跌至百分之十一,超过三分之一的日本民众对麻生太郎表示了强烈的不支持,并有超过半数的投票者希望日本民主党能在今年10月的大选中胜出,这份调查是在麻生太郎出访美国,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的当晚发表的。其中,百分之三十九的投票者希望麻生立刻下台。另有百分之三十九的人希望麻生在四月份的财政年度预算过后下台。(摘自人民网新闻)

  另一方面,日本的经济由于其本身对外贸的过度依存,特别是对欧美消费市场的过度依赖,造成了日本在本轮全球金融危机下,遭受了比之前的所有预测都严重的冲击。日本内阁府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扣除物价变动因素,去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下降了12.7%。这是日本经济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也是自1974年第一季度下滑13.1%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数据表明,去年第四季度,日本出口环比下降13.9%,个人消费开支环比下降0.4%,企业设备投资环比下降5.3%。数据还显示,2008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比2007年下降0.7%,这是日本经济9年来首次出现全年负增长。

  数字看起来是枯燥乏味的,日本的经济为什么会受到如此严重的冲击呢?打个简单的比方,日本就像一个生产效率很高,产品质量优良,金融和管理都很优秀的制造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不管你的效率多高,产品多么优良,管理多么优秀,但是你造出的大量产品,过去的买主不再购买了。一直以来为日本所严重依赖的美国和欧洲市场,随着金融危机的逐步恶化,对日本产品的需求急剧萎缩,尤其是日本的产品又多集中在电子和汽车等耐久性消费品上,这是最近日本经济严重受到冲击的直接因素。如果再寻找一些深层因素,可能就会和日本的经济结构不合理,过度依赖出口,内需扩展不足等因素扯上关系,但是反过来说,日本由于其本身的资源和规模限制,企图完全通过内需来实现经济复苏或者继续增长,无疑也是不现实的。从这点来看,日本的经济在未来一段世间内继续低迷是很正常的事情,生产了再好的产品卖不出去,也只能放在库房里。另一方面,日元的不断增值,也进一步雪上加霜,本来可能赢利的真金白银,在日元的几次升值后,都变成了汇率变动的数字游戏了。目前以丰田为代表的日本制造大军,就面临这个困境。但是这个简单的问题,解决起来,却决不是简单的调整一下汇率和利率或者出台一个经济刺激方案这么简单的。毕竟,日本的经济增长和中国还有所区别,中国的经济增长虽然也是依赖出口,但是中国因为是发展中国家,其中通过投资特别是政府投资对GDP的拉动效应还是不容忽视甚至是至关重要的。而且,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一个特别显著的不同就是,中国政府手里能打的牌,以及回旋的余地要比现在的麻生政权不知道强多少倍。

  去年以来,日本政府曾先后分三次出台了总额75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主要解决国民生活、中小企业融资以及稳定金融市场、扩大就业等方面的问题,但这些方案还没有落实。麻生太郎2月26日表示,将在3月初公布一项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通过减税来刺激疲软的消费支出。然而,日本2008财年补充预算和2009财年的预算案至今还停留在国会辩论阶段,如果迟迟不能获得通过,会影响总额高达75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的政策效果,更别提推出追加新的措施。而且政局的不稳,很难让日本发挥出类似中国的重拳出击之举。

  但是,我们要客观全面地看待日本的总体经济能力。虽然说日本经济现在正在经历一场危机,但是决不能说日本的经济会崩溃。为什么呢?还是拿日本和中国来比较,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如果说中国的真正力量全部集中在政府手里的话,而日本恰恰相反,日本的力量包括经济力量和稳定力量,其实都保留在民间。可以说,通过“失去十年”期间的洗礼,日本的企业已经基本上完成了脱胎换骨的改造,例如负债过剩和产能过剩等问题都得道了较好的解决,日本的金融系统,也已经基本解决了呆坏账问题,可以讲日本的整个经济体,从基础的细胞企业到上层的金融系统,都还是保持了较健康的状况,而且日本现在仍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债权国,同时拥有巨额的外汇储备和国内储蓄,说的俗一点,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日本还拥有一套非常健全和系统的福利保障体制,即使出现经济衰退,造成大量的事业,民众基本生活在短期之内还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抵抗力”的,这一点恰恰是中国的软肋。只不过对外依赖过度严重,造成了现在的“有货卖不出”的困局。

  那么何时日本的经济能够复苏呢?答案很简单,什么时候外界消费市场的经济复苏了,日本的经济就复苏了。最好的估计现在有说在2009年底,最坏的估计可能会在10年之后。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日本是坐等欧美市场的复活,还是积极地开拓新的市场,特别是与亚洲的全方位合作,从生产加工领域到市场开发的全面向亚洲倾斜,这对日本来说是个需要下决心抉择的问题。其中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日本和中国的关系,日本如何正确地认识中国崛起的问题,决定了日本今后的命运。目前所看到的一个好现象是,日本似乎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正在逐渐把经济着力点向亚洲倾斜,从日本倡导的亚洲金融一体化可以看出,日本正在把更大的热情和力量,用在与亚洲的进一步联合与合作上,毕竟这是对日本最好的选择和出路。可以预见,在未来几年内,日本对亚洲的开发力度,包括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其中包括和中国一起对亚洲各国进行投资和产品研发与市场开发等,还有立足于中日韩三国协作平台为基础框架的亚洲互动协作,将是日本今后从企业到国家政策的一条基本脉络。在19世纪中叶日本宣称开始“脱亚入欧”的近两百年后,日本或将开始重新考虑回归亚洲的怀抱。这也是日本重新进行自我定位的开始,新的亚洲时代已经来临,日本最需要的是调整自己的角色和定位,真正的变化往往是时势造就而非纯粹的主观意愿带来的,变化一旦开始,就会持续下去直至新的秩序和游戏规则得以确立,一切仅仅刚刚开始。

发行形式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试刊期间每月发行两期,发行时间为每月5日、20日。本刊为从事中日间经贸工作的相关人士,渴望将自己的资源与国际接轨的中日政府领导人、投资者、企业家、实务工作者、研究者提供各类信息服务。

试刊期间,免费为您刊登中日两国间的有关投资引资、实业项目、招商政策、企业宣传和行业信息等方面的文章和项目信息。经筛选录用,会迅速将您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给中日间数以万计的订阅者。

E-mail:[email protected] / tel:86-10-65574990 / fax:86-10-65579038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关于日本版 | 关于ORI国际产学研究 | 广告服务 | 信息调研服务 | 意见反馈

◎本刊稿件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归属人民日报社或由版权所有者授权人民日报社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