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日本语版

Vol.26(2009年07月20日发行)

【新书连载】

安静的革命

作者:吴军华

  中国将北京奥运会定位为“中华民族复兴的象征”,将奥林匹克年——二〇〇八年作为向世界展示过去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增长成果的一年。但是,实际上,进入二〇〇八年以后,天灾和人祸就不断发生,另一方面,在二〇〇七年之前的五年连续以二位数的速度增长、持续呈大好形势发展的经济,也因股市大跌和通货急剧膨胀等问题的表面化而出现了逆转。奥林匹克年的二〇〇八年对中国来说,果真会成为象征“中华民族复兴”之年吗,还是会成为给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造成巨大阻碍的一年呢——。

1.迎来转折点的中国经济

  近几年,人们倾向于把北京奥运年看作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一年。期间,我们经常会听到“中国经济在奥运会之前或许会持续增长,但之后恐怕会迎来巨大的调整期”之类的预测。人们做出如此预测的主要依据是:中国对奥运会进行了巨额投资,然而随着奥运会的结束,中国经济将会受到影响,反而会出现与之前发展状况相反的发展趋势。

  的确,从经验来看,这样的预测或许是成立的。回顾之前的奥运会,尤其是墨尔本奥运会(一九五六年)之后的各届奥运会和举办国经济来看,除了九六年举办亚特兰大奥运会的美国,所有的举办国都在奥运会后被迫以某种形式进行了景气调整。其中,巴塞罗那奥运会(九二年)后的西班牙,甚至一度陷入负增长,失业率和财政赤字对GDP之比等宏观经济指标也都达到了历史最低。因此,人们从各国的这些经验出发,做出了以中国也会在北京奥运会之后重蹈同样的覆辙这一判断,所以之前所说的预测也是有道理的。

  中国经济真的会如预测般发展下去吗。笔者深表怀疑。因为对于中国来说,北京奥运会的政治效果远比经济效果要大得多。

2.摆脱民族屈辱感是北京奥运会最想得到的效果

  奥运会的确带动了以北京为首的一系列相关城市的经济的发展。但是,对于中国经济全体的促进效果还是有限的。这是笔者的主要依据之一。

  2001年7月30日、在北京获得二〇〇八年奥运会主办权之后,北京市统计局的相关人员马上发表了文章声称北京奥运会的举办将会使北京经济增长率以平均每年2%的速度递增。实际上,如图1―1所示,二〇〇一年以后,北京经济以超过中国经济全体平均的水平增长。但是我们不能断言这一高速成长就是奥运会的相关投资带来的。只能说奥运会确实对北京的经济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2003年,这样一片大好形势中出现了阴影,不过那主要是因为那一年SARS(重症急性呼吸器症候群)在北京蔓延,对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但是,带动北京经济的快速发展并不意味着就能对中国的全体经济产生影响。虽然都是首都,但是和把东京、首尔作为日本和韩国的经济重心不同的是,北京经济在中国经济而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这也是笔者的一个判断依据。

  在东京和首尔举办奥运会之年,其城市经济各自占了当时日本经济和韩国经济的2成以上。与此相比,到2007年現在为止,北京的GDP只占了中国全体GDP(国内总生产、以下同)的3.6%。这表明,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而非经济中心。因此,奥运会的经济效果仅限于局部地区。

  顺便提一句,在中国众多一级行政区的省,直辖市,少数民族自治区当中,北京的经济规模排在第10位,排名比发生512大地震的四川省还落后一位(图1-2)。

  一方面,从投资视角来看,政府部门和民间部门共同投资的固定资本占了GDP的50%以上。对于中国这样的投资大国而言,奥运会的投资效益可以说还是有限的。

  

  从比赛设施的建设到高速公路、铁路、地铁等公共设施的整备等,据说为了举办奥运会,中国投入了将近350亿美元。确实,这是一个巨额的投资,但是对于投资热空前的中国而言,还不至于能够左右国民经济的走向。顺便提一句,2007年中国的固定资本投资额约为13.7兆元,近2兆美元。

  奥运会举办后,由于不再需要相关的投资,预计北京及周边地区将在不同程度上感受经济调整的压力。不过,由于奥运会的举办对中国整体经济的影响本来就很有限,所以,因此影响中国的投资热,从而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导致经济增长下降几个百分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当然,这并不是说,因为奥运会的经济效果仅限于某些地区,所以对中国来说,奥运会完全是个没有什么影响力的活动。从对中国的整体影响这个角度来看北京奥运会的话,笔者认为,奥运会最大的作用就是,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扫清了中国虽然拥有悠久的文明史、却在鸦片战争以后、遭列强蹂躏而长期积累下来的民族屈辱感。

  不过民族屈辱感的摆脱,往往伴随着民族主义精神的高涨。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003年至2007年的5年间,在经济以2位数增长的背景下,中国的经济政治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急剧扩大。这样的快速成长给中国人带来了极大的自信,但是大多数人仍然无法摆脱过去150年的近代历史带来的民族屈辱感。一方面是不断增强的自信心,另一方面是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屈辱感,这两种感觉交相混杂,给人们的心理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从而出现了一些从国际社会的眼光来看比较过激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可以说中国跨入了民族主义较易高涨的阶段。

  从这点来看的话,就能一定程度上解释2008年3月的西藏暴乱事件引发的藏独分子在伦敦、巴黎、三番市等地的圣火争抢事件,解释为什么中国人之间会有如此大的冲突。

  奥运会不应该和政治扯上关系。但是,且不说西方各国针对莫斯科奥运会(80年)的抵制和旧苏联阵营对洛杉矶奥运会的抵制(84年),东京奥运会(64年)就把日本国民从战败国的阴影中解脱了出来,对日本经济在世界舞台上的登台亮相功不可没。另一方面,首尔奥运会(88年)是韩国向世界展示了其经济迅速成长的「汉江奇迹」,成为韩国加盟OECD(经济合作开发机构)的重要推力。可见,到现在为止的奥运会都被蒙上了政治色彩,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同样的,不管是否公开承认,就像本文开头所说的,中国希望通过成功举办此次北京奥运来向全世界展示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加深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了解。因此才进行了名为和谐之旅,即和平之旅的圣火传递。

  但是,3月14日的拉萨以及之后四川省、甘粛省、青海省等藏族居住区发生的暴乱让和北京奥运相关的国际社会看中国的视角与中方期待的完全相反。一方面,围绕着人权问题,中国饱受国际社会的批评,圣火传递在伦敦和巴黎也受到了严重的阻挠。国内对藏独骚乱的报道进行了限制,却引起了国外的报道机构全部倒向了藏独分子,声讨镇压暴乱的中国政府。另一方面,随后发现海外报道中含有捏造和误报内容,又加剧了中国人对国际社会,特别是欧美媒体的不信赖。

  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社会存在的被害者心理暗流汹涌.如果一定要解释这种心理的话,那就是:在过去的30年里,为了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竭尽全力,取得了巨大成果。为什么当我们作为奥运会的主办国,以主人的身份张开双手迎接世界人民来中国参加奥运会的时候,要以西藏问题这一我们的内部问题来攻击我们呢?带着这样的心理加上海外媒体有失偏颇的报道,一个想法在中国社会蔓延:阻挠奥运圣火的传递是西方各国以人权问题为借口,往中国人脸上抹黑,从而压制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发展势头的做法。

  因为西藏骚乱而带来的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批评和对北京奥运会的抵制活动都加强了中国人的被害意识。加强了和共产党政府的联系感。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可以说圣火事件是在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中国人民民族情绪上火上浇油。

3.在奥运会开始之前就开始的景气调整

  之前,笔者说过中国由奥运会相关需求减少而引起经济不景气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中国经济在2008年之后仍然会以以先前一样的速度发展。甚至,笔者认为,不用等到北京奥运会的开幕(二〇〇八年八月八日),中国经济的发展就已经迎来了转折点。

  迎来转型期的中国经济现状可以具体从两个视点来分析,即景气循环论和结构调整压力增大论。

  从景气循环论的观点来分析2008年现在的中国经济情况的话,首先要弄明白从99年开始到现在的本轮经济增长的周期特征。

  如图3所示、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历了三次经济快速增长期,即①改革开放政策开始实施的1981年到84年的“改革开放景气”、②最高领导人(当时)邓小平南巡(91-94年)景气。③WTO加盟景气(99年-2007年)。

“奥运给经济带来什么?”、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二〇〇四年八月十一日。
「后奥运经济:北京准备好了吗?」、中国青年报、二〇〇七年六月十三日。
四月二十四日的英国《经济学家报》中报道“像洪水一样爆发愤怒的中国人有一定的理由。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的报道有偏差,没有正确传达西藏人所做的人种差别对待的残暴行为”。

发行形式

《中日经济信息周刊》试刊期间每月发行两期,发行时间为每月5日、20日。本刊为从事中日间经贸工作的相关人士,渴望将自己的资源与国际接轨的中日政府领导人、投资者、企业家、实务工作者、研究者提供各类信息服务。

试刊期间,免费为您刊登中日两国间的有关投资引资、实业项目、招商政策、企业宣传和行业信息等方面的文章和项目信息。经筛选录用,会迅速将您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递给中日间数以万计的订阅者。

E-mail:[email protected] / tel:86-10-65574990 / fax:86-10-65579038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关于日本版 | 关于ORI国际产学研究 | 广告服务 | 信息调研服务 | 意见反馈

◎本刊稿件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归属人民日报社或由版权所有者授权人民日报社使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